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度网易腾讯搜狐谷歌“文心雕凤”首位进入

天公有意铺新纸,任我先书第一行

 
 
 

日志

 
 

[雕凤原创]一地相思(散文)  

2009-12-27 16:52:36|  分类: 雕凤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文心雕凤

             (一)红尘绝恋,藕断香残

    想象的姿态依然支撑我向着一片莹光的景致踟行,用你的名字和秀发交织铺就的星光大道将我牵引。路旁俯拾即是的是你芬芳的唇齿间溅落的酥香耳语,漫山遍野的红花绿草在你的秋波里争相竞放,鲜翠欲滴。紫百合与夜来香在你幽怨地注视下不忍凋谢,余香透骨……

    长春藤般勾魂玉臂绕过硕实的肩头,根须穿肌入髓。丹青妙手的神来之笔于云雾玄化中勾勒出一幅幅刚柔并济的雄健雕塑,令人销魂慑魄的妩媚迸射出的炽热火焰点燃潜伏的狂野,沸腾的激情沿着急剧膨胀的血管奔涌呼啸,娇羞的玫瑰在幸福的颤栗与呻吟中张开晶莹的花蕾忘我地啜吮暖阳下的甘露。

    伊人如约悄悄至,玉体玲珑共拥衾。金风玉露的浑然融合一如陨石撞击地球一样在生命的旷野里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然而,宿命的逆转,离散的孤鸳在命运的巨轮下情何以堪!藕断香残,溅落嫣红无数……

               (二)望断天涯,星河远隔

    你的娇颜装饰着我每个日子的扉页,使我每一寸每一寸的光阴涂抹着玫瑰的鲜艳,每一个寂夜带着潦绕的馨香入梦,又一次次从绮丽的云端跌下冷森的谷底,摔成痴情碎片,纷坠如雨。

    你的声音被夜莺谱成夜的主题曲千万次地反复吟唱,曼妙的旋律渗入我浓稠的发丝与饥渴的毛孔,造成我在无数个夜阑人静的时刻心律异常。“辗转揉碎三更梦,衾沾相思泪满巾”的钻心剧痛无情噬咬貌似康健的肌体,使其心伤累累,滴血如注。

    命运的绝情一击将我们棒隔天涯,无畏的挣扎何等脆弱无助!带血的羽毛飘飞乱舞,藕断香残的恸哭零落成暗夜的流星雨。

    相思不厌天涯阔,一念直飞天尽头。当我独坐孤寂的窗前望眼成痴时,唯有用你历历在目的笑靥绽放成开遍寥落旷野的山花,让悲怆的幽情在花间游荡;当我孑然独步于寒雪弥空的冷夜瑟瑟颤栗时,唯有用你曾经温婉的抚爱点燃成暖暖的篝火,烘热我冰冷的心空。爱人呵,天涯远隔,何时才能重新依偎于你风雨无侵的温馨港湾?……

                (三)梦魂何寄,相思满地

    有你的那些日子渐渐覆没于命运的重辙下,滚滚红尘几欲将其尘封,炫目的风景渐行渐远。然而,那些有超乎寻常生命力的日子屡屡撑开岁月的硬壳萌发出鲜润的嫩芽,在我的血脉里永久保鲜着的一颦一笑如雨后芳菲绚丽在我踉跄而行的路旁。

    相思点点成旧疾,玉枕留香梦留音。满以为往事会像炊烟般随风消散,满以为精彩如路边的风景会愈远愈淡。殊不知,你却如居家陈酿愈久弥香,亦如杯底琼浆愈积愈浓。每当我孤灯冷寝辗转反侧之际,总是情不自禁地枕着你的温柔浮想,蘸着你的馨香入梦,一梦乍醒,冷壁虚空,只剩一屋相思,一枕清泪;每当我倚栏独忖百无聊赖之时,看春风染绿原野,听秋雨淅淅诉说,串串雨珠坠下,溅洒的依然是相思满地。

    曾经对你的好对你的怨你都在笑靥里珍藏,在岁月中凝结;你曾经对我的柔情对我的任性无不在我失意凄惶时缤纷成春天雨后的新绿。记得你总是夸赞我是个好男人,我是多么自豪骄傲,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好男人,但我始终牢记你定下的好男人的标准:你可以没有太多的金钱财富,但你的精神情感一定要富有;你可以没有出众的英俊潇洒,但你一定要有关怀和体贴;你可以没有名誉和权力,但你一定得有高尚的品格和情操。

    我也说过你是好女人,现在依然这样肯定。然而,在我们身边有另外两个对我们充满忧怨的人也是好人!天哪!为何好人也总是这么累,这般苦!是谁施下这亘古不变的魔咒,让我们在“归林本是双飞鸟,共枕却非梦里人”的窘境中苦苦熬煎?前路漫漫,一样情思,两处闲愁,睁眼闭眼,梦里梦外无处不是愁情乱绪,相思满地!

(本文已被《网易名家》、《湖北作协》、《望月之城》、《国色天香》、《轻舞双飞》、《夜雨西窗烛》、《梧桐树下现代文学原创》、《心舞尘缘》、《中国诗词研究会》等名圈荐为“头条精品”或“范文”博文)

   

 

[雕凤原创]一地相思(散文) - 文心雕凤 - wxly1022的博客

(图片来自百度)

 

一帆赠玉:

浪漫情怀任潇洒,一字一句满天涯。

如若相思归青帝,今春花开归友家。

 

清荷流香赠诗:

找遍今天的每一个角落­,

是谁,

偷走了我那浅浅的低泣,

洒了一地的诗雨?

是谁,

喝醉了我那醇醇的相思,

吐了一身的叹息?

是谁,

惊动了我那轻轻的梦影,

披了一衣的忧郁?

 

  评论这张
 
阅读(1353)| 评论(3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