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百度网易腾讯搜狐谷歌“文心雕凤”首位进入

天公有意铺新纸,任我先书第一行

 
 
 

日志

 
 

[雕凤原创]彩信之谜 ---之三(小说)   

2009-04-20 18:30:26|  分类: 雕凤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文心雕凤

       三天后,我被两个姐夫“押着”到姑娘家相了亲,随之不到半个月就举行了婚礼。在那个“喜庆”的日子里,我行尸走肉般游荡在新娘身边,魂魄却时刻游离在毫不知情的小芹周围。

       现在十有八九可以肯定发彩信的是小芹了。但我怎么也不明白她对我近年的情况居然这般知根知底,连我写的每首诗词都如数家珍。可她为什么又坚持不告诉我她的真实身份呢?这近二十年间,我们没有太多的直接联系。我只记得我婚后的第四天,她突然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她忧郁的眼神已经告诉我她已经知道了我的一切。她随我默默走进房间,我们无语相向。我几欲向她说明原委,却无法启齿。她泪如泉涌,伏在我胸前,泪水渗透了我的胸襟。良久,她把一块系着一对鸳鸯的玉坠塞在我手心,突然抓起我的另一只手狠狠的咬了一口,抽身就跑。别后十多年,这块咬疤尚在,但仍然疼痛至今的疤痕却不在手上。我回馈她的只有无声的祈祷:“但愿你过得比我好!”

       直到几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上,那个同桌又在我婚礼上当过伴娘的女同学才透露,当年我结婚的前两天,小芹找不着我时就找到了她,她把我的“苦衷”一五一十告诉了她。小芹离开时坚韧地咬着嘴唇,嘱咐女同学一定不要告诉我她来找过她。

        事到如今,我决定再不必和她绕弯子了,于是发短信道:

       “小芹,我知道是你,你恨吧!骂吧!你觉得解气的任何方式我都乐意承受。”

        十二点十分,她回信道:“莫使多情空老去,怎堪岁月逐红颜。晚六点,老地方见!”

        彩信里还传来一幅照片,是一对青年男女在观音面前跪拜的情景。照片虽不太清晰,但我很快记起来,这分明是当年我们俩在四祖圣地横岗山森林公园的观音庙里求签时被同伴偷拍的照片。

        最叫人不解的是,这两句诗是我的近作,见刊没几天,她怎么就知道了呢?不管这么多,最重要的是今儿晚上就能见到她。

        今年的情人节飘着雪,这场雪百年不遇,先后落了十多天,在我眼里,今晚的雪多美,多浪漫,多诗意!远处的群山,眼前的街道、树木都被装点得妖娆妩媚;柔软的雪花粘到眉上、唇上,我用舌尖一舔,凉凉的,甜甜的。

        我匆匆朝老地方踏雪而来,带着激动,带着歉意,带着柔情和忐忑。是她,真的是她!虽然暮色笼罩,但由于雪景的衬托,她绰然亭立,双手放在尼绒外套里,背我而立。

        我屏住呼吸,一步、两步走近她,从后面探视她熟悉的轮廓,不动声色地拥住她,紧紧地紧紧地拥着她。

       “小芹……”我听到自己在低泣。感谢主让我有机会向亲人陈述心迹。

        良久,她奋力 甩 开我,回身重重地抽了我一耳光。

        “小——倩,怎么——是你?……”我捂着脸惶恐地问。

        “你姐她?……是你在捉弄我!”

         小芹、小倩姊妹花在她们家乡远近闻名,仪态堪比双胞姐妹,平时出双入对,羡煞街坊。但她们性格迥然有别。姐姐文静腼腆,妹妹大胆泼辣,妹妹常常像护花使者一样护着姐姐。记得我第一次去她家时,小倩不停地捂着姐姐的耳朵说着悄悄话,同时用眼角乜着我,露出诡异的笑。我和她姐出门时她弹着吉他送我们。一曲《在水一方》是当时很流行的“恋曲”,但也只有此时此刻才格外浸人心脾。

         “怎么?你捉弄别人一生,我捉弄你一回都不行?”小倩渺视着我吼问。

         “你姐她还——好吗?”我又低声细语地问。

         “好吗?嘿嘿,好得很!拜你所赐!”她怒吼道:“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你还配活在世上吗?我姐她为你这个畜生都离了两次婚了,你知道吗?当年你突然抛弃她,她几乎要死掉,我们全家要找你算帐,是她以死相挟,不让我们找你。近十年来,两次失败的婚姻把她的生活弄得支离破碎,到如今孤身一人,你知道吗?可她对于你的一切的一切都无法舍下半分。我姐的日记里记着和你在一起的每个日日夜夜,记着失去你时的撕心裂肺的痛楚。每年你的生日她总念念不忘,如今连我都记住了。你用笔名发表的每篇文章,每一首诗词,她都设法从在市文联工作的爸爸的同学那里弄到手。爸爸是老教师,姐姐就求他为你的诗词做详细点评,指出你的作品中可贵和不足。这些,她都记录整理成册,你看看,你值得她这样做吗?”她从外套里抽出一本自己装订的册子用力砸 在我脸上。

        “可你呢?”怒火已烧红了她的眼睛。“你为她做了什么?你安逸地过着小日子,享受天伦之乐”。

         我无言以对,欲言又止。天知道,我是过的怎样的安乐日子。归巢本是双飞鸟,共枕却非梦里人。一时间,我如何向她说得明,道得白。

        “你知道吗?”她接着说:“遗憾的是她明天又不得不嫁人了,嫁到很远的地方。”

       千言万语无从言讲,我吱唔半天只挤出天下最 傻 的一句话:

      “她爱他吗?”

      “爱她吗?……真是可笑,她还能奢望吗?”

      “那就别——别——”

      “别,别什么 ?那你娶她呀!”她狠狠戳着我的鼻梁叫道 。

      “不——,我不能——,我是说等找到——”

      “等?——我姐她都等了二十年了,二十年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到现在你还叫她等?”

       小倩抽我,骂我,我感觉好痛快好舒服呵。二十年来,就没有这样舒畅过,痛快过。我被孤零零地抛在雪地里,风雪抽打着我罪恶的躯体,撕咬着我羞愧的灵魂。在一处路灯下,我迎着风雪翻开那个手抄本,扉页上是芹的几行娟秀的字迹:

                                    悼!

                          ……

                         你可以走出我的生活

                         却永远走不出我的视线

                         你可以挣脱我的怀抱

                         却永远挣脱不了我的思念

                         爱人啊,

                         你是我一生始终无法超越的情感地平线

                         ……

 

[雕凤原创]彩信之谜 ---之三(小说)  - 文心雕凤 - 文心雕凤的博客

(百度图片)

                                                                                                                                         (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